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微信公众号
巴中生活网 首页 正文

擂鼓寨遗址:再现璀璨的史前文明

634 0 作者: 蒲江涛 来自: 巴中生活网
摘要
他们祖祖辈辈不断迁徙。天灾瘟疫跟随他们,部落纷争不时来袭。五千多年前的某个清晨,这座无名小山终于映入他们的眼球。这里一峰独秀,峻峭如锥,三面临崖,视线开阔;小山四周,地势平坦,植被茂盛,硕果累累,鸟兽 ...

图为擂鼓寨遗址西南面

图为擂鼓寨遗址西南面

  3 回眸历史谁是最早的巴人?

  回到篇首,再说那群流浪的人。

  巴人,史学界主流倾向认为分布在今川东北、鄂西一带。他们不但骁勇善战,而且能歌善舞,极其乐观,是古代一支“神兵”。他们曾在商、周、楚、秦等强大部族的包围中经过不断征战,在荒莽的大巴山区,在极为艰难困苦的生活条件下,自强不息,世代繁衍。他们斩蛇蟒、射虎豹,垦荒种田、兴修水利,对川东北地区,特别是大巴山一带经济文化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

  巴人源自何方?何时入川?史学家们迄今喋喋不休,尚无定论。但对时间跨越节点的关注,似乎一直讳莫如深。

  如果手持时间指针,溯回历史源头,我们或许能找到这群人的蛛丝马迹。

  巴人最早步入今人主流视线,多以重庆渝中区为据。他们大约4000多年前就已在四川东北部和长江、嘉陵江、汉水流域散居,这就是那支骁勇善战、勤劳朴实、以狩猎捕鱼和耕作为生的巴人。但在两千多年前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,留下了无从考证的神话传说和无尽的想象空间。

  另一处相对集中的巴人遗址——罗家坝文化遗址,距今有3000到4700年历史。该遗址地下保存着有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存和东周时期的墓地遗存。遗址堆积甚厚,约在2至3米间,年代跨度较大。遗址早期地层为新石器时代晚期,陶片中有夹砂褐陶的花边口沿、折沿罐口、喇叭口罐沿、尖底器等是川东北地区同期常见的出土物。发掘者认为,与通江擂鼓寨、巴中月亮岩、忠县哨棚咀一期、奉节老关庙下层、陕南李家村文化等有相当密切的关系。

  上述遗址,皆以巴文化中心自居。但他们似乎都刻意避开了对时间的追溯。

图为擂鼓寨遗址东区

图为擂鼓寨遗址东区

  从地域文化看,擂鼓寨遗址虽然地处古代巴地,但它比巴文化的历史更漫长,并非狭义巴文化的遗存,而是巴人史前土著文化的遗迹。擂鼓寨遗址“当在新石器时代范围内,其绝对年代或许相当于中原地区的龙山文化早期阶段,或者更早,并较之四川境内业已发现的其他属于当地土著文化系统(火溪除外)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在具体年代上大略偏早”。

  从绝对年代上比较,擂鼓寨文明早于宣汉罗家坝和重庆渝中区两地而灿烂辉煌。重庆渝中区文化遗址上溯历史大约在4000多年,晚于擂鼓寨遗址1000多年;罗家坝文化遗址也晚于擂鼓寨数百年。

  从出土文物看,亦可佐证擂鼓寨遗址早于上述两地文明。擂鼓寨遗址所出器具,以石器半成品和陶器居多。可以想象,擂鼓寨早期人类活动时期,其生产生活用具,皆以石器或泥胚为原料,且技术单一,加工工艺相对粗糙,远非宣汉罗家坝和重庆渝中区所比,更无青铜时代冶炼技术。

  据此笔者以为,擂鼓寨早期人类当属罗家坝和重庆渝中区先民。早在周朝以前,这批先民居住在今甘肃南部甚至以北的天山,后一路南下,一支迁到武落钟离山,也即是今湖北长阳西北一带;另一支翻秦岭、入巴山,在通江、南江一带滞留数百年。后继续南下,在罗家坝以及川东其他地区创造了更为先进的文明。秦灭巴以后,巴人的一支迁至今鄂东,另一支迁至今湘西,构成武陵蛮的一部分。留在四川境内的部分叫板楯蛮。南北朝时因大量迁移,先后与汉民族同化。

  巴人故里之争,皆以规避时间而论,说到底都是狭隘的地域文化之争。

  前些年,在擂鼓寨周围的土地上,又陆续传来了大量石器陶片出土的消息,其中当数广纳镇境内的铜钵山、麻石镇五显庙两地最负盛名。据初步考证,当与擂鼓寨文化同一时期。连同之前巴中月亮岩遗址的发掘,进一步衔接了这段失落的文明。这些发现,不仅将擂鼓寨遗址的范围扩大到了方圆几百平方公里,更是抚慰着擂鼓寨文明这桩孤案悬立的困惑。

1234
收藏 分享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nbzlf.com Inc.    

联系邮箱:cnbzlf@sina.com | ICP备案号:蜀15006995-2 | 公安机关备案号:5119002000094

声明:本网以传播信息为目的,所有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且不承担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